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十三章:使臣比试

作品:雾散天都|作者:箫潇萧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2-02-11 09:45:13|下载:雾散天都TXT下载
  一方大坪,众人齐聚,甚是热闹,太圣亲临,相国太子纷纷到场观看,两大学宫也几乎全员出动,龙霄澄,风虎,火雀三人主持这次比试。

  众人还没准备好,都还在谈论这盛大之事,比试也没宣布开始,那东阳第一剑客就飞身来到了大坪中央。

  凌源拔出身后的十字大剑,一把从头到尾都是纯黑色的宝剑,是鲁平神兵榜上排在第十三位的名剑,此剑杀气之重,非一般人所能驾驭的。

  凌源很是嚣张说道:“江前辈,当年在下剑术未成,曾与您一战,败了,自己在脸上留下了一道疤痕,让自己记住那一场,今日,我愿再向江前辈请教,还望前辈赐剑。”最后一声声音洪亮,直接让全场安静了下来。

  江卓刚刚坐下,这就有人来与之一战了,江卓起身说道:“东阳第一剑客向我赐教,当然要迎战。”说罢就往大坪方向飞身而去。

  两人对立站着,眼神中流露出胜利的光芒,两人手持名剑,这将是一场赏心悦目的盛大美事。

  洛央王开始行动了,发出了信号,徐铸也开始准备行动,大坪之上一开始比武,就是他们行动的开始。

  首先要杀几个使臣,让正常的比试更加复杂,让太圣,相国和龙霄澄等人不能离开此处,分身乏术,营造离开天都的最佳时机。

  大雾越来越大,视线越来越模糊,一场纷争就此展开。

  十字大剑庞大有力,在凌源手中又显得灵巧迅捷,大剑如同道道黑影,一闪而过,差之毫厘就可以取走江卓的性命。

  江卓反应机敏,沉着应对,一直处于防守阶段,大剑的攻势方位早让他看破,可以提前作出应对。

  果然精彩经纶,东阳主使拍手叫绝。相国也悄悄跟太圣说道:“这凌源不愧是东阳的第一剑客,把上华学宫的江卓逼成这个样子,世间少有人啊!”

  太圣回道:“这二人不会分出胜负的,最后必定是是一个平手,对了,太子呢?”

  旁边一个小太监说道:“太子说昨夜睡觉着凉,身体不适先行下去歇息了,等晚些时候再来。”

  太圣嗯了一声就没了下续……

  天都一时之间纷纷起乱,未去参加的使臣接连被杀,其中九拳留守的四拳也惨遭毒手,各国信使接连来报。

  望山之上也发动暴乱,徐铸带领兵马强行冲出望山与武金玄展开激烈的交锋,打得热火朝天。

  洛央王乔装成商人的模样要离开之际,洛霞这时刚好回府,问了下人情况,直奔父亲房间。

  洛霞一猛子推开房大喊道:“爹,你要干吗去?”

  “先离开这里,回头慢慢跟你细说。”

  “爹,我们真是南煌人吗?”

  洛央王一下子愣住了,停下了拉女儿走的步伐,然后声音也软了下来,充满了父亲的爱意说道:“我们是南煌人,爹作为南煌旧臣,岂能不复我南煌,跟爹走!”

  “爹,你先走吧,你让我缓一缓,我要下去一趟梁化,哪里能冶好我的病。”

  “你先跟爹走,爹派人送你去梁化,这样更安全。”

  洛霞大吼道,话语中带着哭腔:“我让你先走,不用管我,你走啊,一把将父亲推出门外,自己也离开了这里。”

  洛央王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,当断不断必受其乱,暗中派人保护洛霞,自己先行前往南煌召集旧部。

  炎麟孤身前往书院,去寻找线索,本来就是一本功法,上面又分门别类,要是有肯定能找见。

  炎麟拔出附有黑市老大功法的刀,一下砍去,果然结界之上有了一股裂痕,炎麟从裂痕之中钻了进去。

  底层牢房前夜,陈雪玲叫来了牢房中所有的头头,悄悄地密谋这出逃的计划。

  其中一个头头说道:“你这假小子,找我们干什么,有什么好处赶紧说。”这语气就是蛮狠。

  另外四五个头头附和着,陈雪玲站起身来,拍了拍腿上的草屑,又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,向这些头头走过去。

  陈雪玲看了一眼四周示意让他们坐下慢慢说,这些头头哪里容得她这么墨迹,其中就有人说道:“磨磨唧唧的,走了,明天又要给那些该死的贵族做苦力,休息不好就干不好,干不好就要挨打,知道吗?”

  这些头头都附和着,陈雪玲冷笑一声,她太懂这些人了,唯利是图,早已经没了人情味了。

  陈雪玲哼一声笑道:“那你就没想过不给这些贵族做苦力吗?”

  这些头头一听各个大吃一惊,有人说道:“这么你还能反天了不成,你这家伙拿我们逗趣是不是?”众人纷纷起哄,转身正要离去之际。

  陈雪玲稍微抬起右脚朝着地上蹬去,一股强大气流随自己为圆心,呈圆弧形向外扩散而去,那些头头的双腿止不住的颤抖,这实力怕不是步入一行了。

  陈雪玲阴险地说道:“要不跟我明天一起杀出这里,要不以后的日子我让你们比现在更加痛苦,生不如死。”

  这些个头头还是第一次在这个地方被一个假小子威胁,这以后要是传出去还这么在那群手下面前混。

  那些头头中比较有威望的一个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你这假小子,倒是很有意思,在这种地方挨打挨出个一行境界,真是百年一遇的人才,以你的实力早已经不用受我们的欺负了,没想到你竟然隐忍这么久,你是个可怕的对手,来说说你的计划。”

  这些头头总算是都坐了下来,一起商讨明天杀出底层的计划了,其中一个头头装作很厉害的样子,话里充满狠劲说道:“快说,老子要不是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,这么会跟你这假小子合作?”

  陈雪玲可不惯着他,直接怼回去说道:“我也不想跟你合作,请你现在离开。”一下子就把那头头怼的哑口无言,陈雪玲开始安排明天各自的具体行动。。

  成功与否就在明天这一下了,陈雪玲说道:“想要逃出去,肯定要付出代价,但是你们要明白,在这里天天给那些贵族当着狗,天天干到死,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,直到死去,还是抱着一线生机冲出去,过好日子,你们自己好好想想。”

  这段话这些头头分别又对各自的手下说了一遍,一切准备就绪,只待明天拼死一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