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八十八章 背叛苦衷

作品:开和大四喜|作者:和江湖搭讪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2-02-11 09:43:32|下载:开和大四喜TXT下载
  空旷的坟地,传来一声惨叫,显然是二黑中了快刀!

  西门落停不及细想,立刻飞扑过去,单手制住了诸葛雄持刀的手腕,这才使他没有落下第二刀。

  西门落停怒道:“孙子,你什么意思,说好的你只是问话,可没有卸磨杀驴这个戏码。”

  “西门公子,你觉得这种欺师灭祖、背叛师门的垃圾还有留着的必要吗。”

  “我不管这些,因为我答应过他,要保他周全。”说着察看他的刀伤,伤口虽然很深,但位置在肩胛处,不至于危及性命。

  诸葛雄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,遂道:“反正我这样做也是为你们擦屁股,省得传出去有人找你们麻烦,二位不领情那就算了,咱们就此别过。”

  此时,二黑忍着剧痛抬起手来,断断续续道:“别……别让他走……有毒。”

  本来西门落停已经松开了诸葛雄的手腕,听到此言立刻反手扭住了他。同时又细细看了一眼伤口,发现血液确实变成了黑紫色。

  西门落停道:“留下解药,我就放你走。”

  诸葛雄嘿嘿冷笑,道:“我身上根本没有解药,就算有也不会给你。”

  余蛟道:“一命赔一命,他死了,你就陪葬。”随即出手如电,锁住了他的喉咙。

  诸葛雄仍然嘿嘿笑着,因为喉咙被挤压,说话发出的声音格外诡异:“我不相信二位的智商这么低,杀了我,还有谁给你们传递这个消息。嘿嘿嘿。”

  余蛟无奈,只好搜了他全身,确实没有解药。

  西门落停道:“滚吧。”

  诸葛雄道:“好,我滚,我滚。”

  一边走一边道:“你不送送我吗,别后悔。”

  西门落停忽然反应过来,赶紧追上他,低声道:“兑现你的诺言吧。”

  诸葛雄道:“确切消息,东方缈正在遭遇逼婚,要嫁给天神会的吴功志。去晚了,可就成了别人的新娘了。”

  西门落停闻言呆立半晌,直到余蛟喊“麻将兄”,他才回过神来。

  余蛟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  西门落停没言声,随手点了二黑几处穴道,以求延缓毒发速度,争取救治的时间。

  二黑瞄了一眼诸葛雄离去的背影,待他走得看不见人影了,才道:“我中的毒,恐怕只有鬼二爷才能治。”

  余蛟道:“是呀,华家庄遭受灭顶之灾,他老人家是不是还活着,咱们都不知道呢。”

  二黑沉默了一会儿,才道:“我知道他老人家在哪儿。”

  西门落停道:“这件事你没跟东方东风说吗?”

  二黑摇摇头,显然内心很痛苦,道:“本来华三哥对我很好,要不是万般无奈,谁愿意当叛徒呀,到死都背着无耻恶名,遭人唾骂。”话还没说完,已经呜呜哭起来了。

  原来东方东风策反二黑,开始他死活不肯就范,刀架在脖子上都没皱一下眉头。后来,东方东风抓了他的家人,老少五口人,最小的儿子才不到三岁。扬言要全部杀掉,二黑扛不住,只好屈服了。

  东方东风要他做的,就是偷出华三哥秘藏的两本《三字经》,他当然不愿意出卖更多的信息。况且,东方东风并没有指望他还知道鬼二爷的下落。所以,这个秘密还是保住了。

  余蛟和西门落停对视了一眼,两人点点头。余蛟道:“既然你是被逼的,我们且信你一次。你带路,咱们去找鬼二爷医治。”

  二黑嗫嚅道:“他离此地很远,我身上的毒,也不知道能不能赶趟。要不就算了吧,你们走吧。哎,我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
  余蛟道:“你别磨叽了,快说,有多远,在什么地方?”

  二黑道:“快到五台山了,那地方。还有,我去找他也不合规矩,但这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吗,只能尽人事知天命了。”

  西门落停一听,感觉事情有些棘手。遂把余蛟拉倒一旁商量,道:“看来咱们要分头行动了。”

  余蛟摸不着头脑,道:“你说,怎么分头行动。”

  “现在,我妹妹遇到了麻烦,东方东风要逼她嫁人。而且,那个男人是天神会的。总之,咱们得帮她脱困。”

  “既然这样,那你赶紧着呀。”

  西门落停平复了一下心情,道:“这边不单是救二黑的命,还有,见了鬼二爷,我有重要的事情问他。”

  余蛟道:“明白了,你是让我先走一步,去保定府。”

  “就是这个意思,你带上红梅和绿竹一起走,我办完事立刻追你们。”

  余蛟也觉得事情紧迫,所以急匆匆走了。

  二黑在地面上很熟,所以虽然是夜间,还是很快雇了一辆马车,向五台山方向进发了。

  到了鬼二爷家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

  西门落停一进院,心中一块石头就落地了。他确认找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二爷了,因为院子里有一个水池子,跟他曾经看见过的一模一样。

  泡凉水澡,是鬼二爷的习惯。

  “你就是二黑?”鬼二爷的语气有些冷冰冰。

  二黑点点头,脸上不免有些惭愧之色。

  西门落停看得出来,鬼二爷已经知道了二黑的背叛行为。遂道:“前辈,他的家人当时被对手绑架了,也算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  鬼二爷长叹一口气,道:“你小子运气不坏,还有机会给家人做点什么,理解,理解。”

  他的语气极度悲凉,让人寒彻心扉。

  西门落停知道他联想到了自己的家人,可惜一家人全都被杀了,如果有可能拯救家人,相信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。

  处理好了二黑的伤口,鬼二爷来到院子里,脱光衣服泡在水池子里。

  西门落停坐在池子边上。

  “前辈,若非我有急事在身,本不愿问你,我知道这样问你可能不礼貌。”

  “你我虽非故交,也见过几面了,知道你没有歹意。尽管开口吧。”

  “我觉得华老大应该还在人世,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前辈能回答。”

  “哎,回天乏术啊,就算华老大活着,华家庄还能重振雄风吗,大势已去,我只能说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

  西门落停见鬼二爷不肯切入话题,沉吟片刻,道:“前辈目前似乎过着隐居山林的生活,然而你的心境能做到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吗?”

  鬼二爷笑道:“隐者是胸有成竹,不屑世间俗物,远离喧嚣纷扰的红尘,那才是隐者的境界;而我是失魂落魄,苟延残喘,顶多叫藏,非隐也。”

  说完整个身体潜入水池中,良久不出水,水面连个气泡都没有。

  西门落停不知他是否会溺水而死,但也担心自己出手,会反而帮了倒忙,因而很是犹豫。